【译文】文班亚马时代的黎明正在来临

一个不同于他之前任何人的未来之星即将席卷NBA。但人们对他的期待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这要归功于另一位欧洲球星和我们的想象力。

卢卡-东契奇在欧洲篮球联赛的告别之战差不多是在五年前,当时皇家马德里与巴斯克尼亚之间所进行的的2018年ACB总决赛G4还剩两分半多钟。东契奇用一个摇摆的后撤步做出一记单腿三分跳投,在回合时间还剩0.2秒时,命中投篮。这是一个纯粹的想象力的壮举,让西班牙的解说员欣喜若狂:一个人如何在实时描述一个在篮球史册上独一无二的投篮奇迹呢?这就是Luka Magic给人们带来的刺激,NBA世界很快就会发现。在他状态最好的时候,东契奇就像一个在沙盒里塑造不可能的城堡的孩子,不受任何人的影响。

在这个奇迹般的跳投之前,东契奇所效力的皇马只领先三分,而最终他们以11分的优势结束了冠军争夺战。东契奇在之后没有再尝试进行投篮,他不需要这么做,他已经大功告成了。他所要展示的是欧洲篮球历史上最伟大的单人赛季之一:西甲冠军,欧冠冠军,欧冠MVP,欧冠四强MVP——所有这些都是在东契奇19岁的时候完成的。就在几天后,他来到了NBA,以第三顺位被独行侠选中。

周四,在大都会92队与摩纳哥进行的总决赛第三场比赛中,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19岁的维克多-文班亚马似乎有机会效仿五年前卢卡-东契奇的告别之球,创造自己的奇迹。(仔细想想,文班亚马最适合被描述为一座不可思议的城堡。)这场比赛在罗兰加洛斯的中立场馆—菲利普-查特里尔球场举行,几天前,伊贾-斯瓦泰克和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在这里各自赢得了的法网冠军。本场比赛全场来了15000名观众,他们都很清楚,这可能是这位年轻天才的最后一场法甲比赛。

大都会92队在必须赢球的情况下落后三分,他们在边线安排了一个战术,让文班亚马拿到球,这是他们在比赛前四分钟中所无法做到的。文班亚马在队友库利巴利的掩护下来到了三分线,他接住球,摆好姿势,想做出一个利拉德式的侧身三分球……这是利拉德标志性的动作,文班亚马的这种尝试也无可厚非,因为他在比赛的早些时候命中过一记。

但结果并不如意——由于防守者挤占了他的投篮空间,同时他的赛季正岌岌可危,文班亚马被迫将球传给队友,以命中一个不太可能的三分。最终摩纳哥横扫了总决赛系列赛,在短短几天内,文班亚马将成为2023年NBA选秀的状元,并成为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一员。这里没有童话般的结局,但我们将迎来一个糟糕的开始。

文班亚马几乎被公认为是NBA20年来最具潜力的球员,他将成为自17年前猛龙选中巴格亚尼以来,第一个被选为状元的欧洲球员。这有点像一个很快就会被解除的世代诅咒,尽管事后看来,我们知道它在五年前就应该被打破。2018年的任何一次选秀排名都会把东契奇列为选秀中最好的球员,但他的实际选秀位置的走低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卢卡缺乏明显的运动能力,这使得他在其他方面无懈可击的履历很容易受到美国球迷的质疑。而文班亚马的臂展几乎相当于一辆斯玛特小汽车的长度,所以文班并未遭遇东契奇当初的情况。他惊世骇俗的身体天赋,让人几乎没有怀疑的余地。然而,尽管他们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但我似乎有这一种无可动摇的感觉,那就是卢卡-东契奇在NBA迅速成为球星这件事,不仅为文班亚马指明了方向,也为NBA照亮了道路。

联盟对文班亚马的投资是前所未有的,而不仅仅是NBA为获得他在法国联赛比赛的转播权而支付的区区13.3万欧元。也许这就像利用科技的显著进步一样简单,早在2016年,联盟就与全方位的体育科技公司Sportradar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为这样的聚光灯建立了基础设施,该公司为NBA应用程序上的文班亚马比赛直播提供支持。对于一个长期以来一直与国际神秘球员的困扰作斗争的联盟来说,对文班亚马的比赛转播几乎是一个超现实的转变。NBA为文班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机会、关注和情境背景,这是NBA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这至关重要,因为这让NBA有机会通过比赛和对手的质量来校准对天赋球员的期望和判断国际新秀们的才能。我回想起2016年俄克拉荷马雷霆队和皇家马德里之间的季前赛,当时17岁的东契奇替补出场,帮助皇家马德里赢得了一场胜利。即使在那时,卢卡的天赋也是不可否认的。在快攻和半场阵地战中,他好几次压制了维克多-奥拉迪波;用近乎完美的切入将球传给大个子,轻松得分;在挡拆中保持沉着。那是他在欧洲彻底爆发的前一年,但那场比赛也是NBA球队最后一次与欧洲联赛的球队比赛。这可能只是生意上的一次探讨,但这种感觉很残酷,因为这场比赛让人们对东契奇在NBA水平上的表现有了初步的了解,但NBA却在东契奇之后在欧洲成为传奇的一年里无所事事。普通的nba观众不会知道东契奇在青少年时期所经历的巨大的、造星的演变。卢卡-东契奇在nba的新秀赛季——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新秀赛季之一——如果NBA在他进入联盟前对其充分曝光的话,可能就不会如此令人惊讶了。

也许从卢卡-东契奇的例子中,NBA已经学会了如何正确地设立舞台。从那场雷霆与皇家马德里的比赛,快进到六年后的一天——一个狂热的梦想。去年10月,大都会92队和G联赛点燃队进行了两场比赛,文班亚马对阵本届选秀前三顺位的斯库特-亨德森,这是选秀迷们难以置信的对决,就像1979年NCAA决赛中魔术师对阵伯德一样。当然,不同之处在于这次是由联盟主导。魔术师对决伯德在当时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这引发了现代篮球界最伟大的球员竞争。魔术师约翰逊所在的密歇根州立大学和拉里-伯德所在的印第安纳州立大学同时进入决赛的几率为1600分之一,不到千分之一。让文班亚马和亨德森对决只需要打几个国际电话和几次握手。可能的话,NBA已经为如何营销和曝光即将进入联盟的新人才设定了新的操作标准——我想知道库珀-弗拉格和卡梅伦-布泽尔这样的未来之星是否会得到类似的待遇,或者这只是对文班亚马特殊关注。在后“最后之舞”时代,很明显联盟想要尽可能地保留住那些成就伟大的时刻。联盟的蓝图很大,可球队们呢?

选秀有一个根本的问题:这是一个以结果和利润为导向的联盟中所进行的为取得结果的想象力的操练,而这个联盟在很大程度上为了自保而失去了这些想象力。在2018年选秀大会中发号施令的菲尼克斯太阳和萨克拉门托国王的管理层,并不是如今带领这两支球队取得成功的管理层,错过卢卡会让人失望。但在前二顺位选中德安德鲁-艾顿和马文-巴格利是有历史依据的:拥有运动能力的大个子继承着这个联盟的高贵血统,由此,至今还没有一个欧洲后卫能在选秀中摘得桂冠。但在与一位资深NBA高管的谈线年为一支有能力选中东契奇的球队工作,当时东契奇的情况其实很简单:“当我们谈论东契奇时,我向我们的一位球探提到的一件事是,我也许只能想出四五个球员可以做到卢卡在19岁时所做的事情,”这位高管告诉我。“如果我们回顾一下现代篮球……很难找到一个人能做到东契奇所做的,这是对球员的巨大认可。”有哪些球员能在19岁时做到东契奇所做的事情呢?勒布朗-詹姆斯,卡里姆-贾巴尔,拉尔夫-桑普森。这是他唯三能自信地列出的名字——而文班亚马经常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与这三位球员比较。

我们很想知道,如果文班亚马上赛季选择留在他之前效力的欧冠级别球队ASVEL,他是否能在他所能参加的最高水平的比赛中达到与如今同样的高度(不管它的价值是什么,文班亚马上赛季效力 ASVEL时,在欧冠场均盖帽榜上排名第一。而在今年效力大都会92队后,他几乎横扫了所有法甲联赛的季末荣誉)。围绕文班亚马最大的问题是他的身体强度和耐久性,在欧冠级别球队紧张的赛程中,这一点应该能受到更严格的审查。但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文班亚马制定了自己的路线,并以自己的方式取得了进步。他并不缺乏想象力。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卢卡-东契奇在皇马的最后一球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因为我看到了本赛季文班亚马的成长。

卢卡-东契奇的那记三分跳投(如今他在NBA的三分已经能做成一个长集锦)概括了他的超能力:他能够抑制自己的动能来避开防守,并在那一刻对球运用出一种刚柔并济的旋转,无论是用于投篮还是传球,都可以创造出得分机会。

在过去的一年里,文班亚马多次因为一个类似的投篮而在网上走红,这个投篮有一天会成为他的标志:一个飘移的单腿三分跳投。这绝对是一个荒谬的投篮方式——也是一种精神的继承。同胞托尼-帕克的招牌抛投,贾巴尔的天勾,诺维茨基的单腿后仰跳投,以及尼古拉-约基奇的高难度后仰,这些投篮都给了我们一定的启示,但也有所不同。前面提到的几个投篮方式都需要转身撤离篮筐,这一方式或多或少地重新定义了几十年来的篮球比赛,而现代后撤跳投的流行也进一步巩固了这一切:这就是比赛的方向。而文班亚马的飘移三分则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这才是比赛的发展方向。身高7尺4寸的文班亚马在三分线后面向前跳投,而不是选择转身后仰。

但就目前而言,这主要是一个噱头,是对文班亚马超自然的平衡能力和远距离投篮的能力的展示,在篮球历史上,只有少数球员能做到这一点。自联盟成立以来,天赋长人们在联赛中层出不穷,但很少有人能像文班亚马一样获得创造投篮的自由度并拥有他的创新精神,他的比赛框架能够精确地实现他的雄心。文班亚马是过去半个世纪篮球中对想象力扩张的一个合乎逻辑的终点。也许,最重要的是,这就是篮球圈所关注的:对前所未有的天赋的敬畏与期待。

一个不同于他之前任何人的未来之星即将席卷NBA。但人们对他的期待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这要归功于另一位欧洲球星和我们的想象力。

卢卡-东契奇在欧洲篮球联赛的告别之战差不多是在五年前,当时皇家马德里与巴斯克尼亚之间所进行的的2018年ACB总决赛G4还剩两分半多钟。东契奇用一个摇摆的后撤步做出一记单腿三分跳投,在回合时间还剩0.2秒时,命中投篮。这是一个纯粹的想象力的壮举,让西班牙的解说员欣喜若狂:一个人如何在实时描述一个在篮球史册上独一无二的投篮奇迹呢?这就是Luka Magic给人们带来的刺激,NBA世界很快就会发现。在他状态最好的时候,东契奇就像一个在沙盒里塑造不可能的城堡的孩子,不受任何人的影响。

在这个奇迹般的跳投之前,东契奇所效力的皇马只领先三分,而最终他们以11分的优势结束了冠军争夺战。东契奇在之后没有再尝试进行投篮,他不需要这么做,他已经大功告成了。他所要展示的是欧洲篮球历史上最伟大的单人赛季之一:西甲冠军,欧冠冠军,欧冠MVP,欧冠四强MVP——所有这些都是在东契奇19岁的时候完成的。就在几天后,他来到了NBA,以第三顺位被独行侠选中。

周四,在大都会92队与摩纳哥进行的总决赛第三场比赛中,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19岁的维克多-文班亚马似乎有机会效仿五年前卢卡-东契奇的告别之球,创造自己的奇迹。(仔细想想,文班亚马最适合被描述为一座不可思议的城堡。)这场比赛在罗兰加洛斯的中立场馆—菲利普-查特里尔球场举行,几天前,伊贾-斯瓦泰克和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在这里各自赢得了的法网冠军。本场比赛全场来了15000名观众,他们都很清楚,这可能是这位年轻天才的最后一场法甲比赛。

大都会92队在必须赢球的情况下落后三分,他们在边线安排了一个战术,让文班亚马拿到球,这是他们在比赛前四分钟中所无法做到的。文班亚马在队友库利巴利的掩护下来到了三分线,他接住球,摆好姿势,想做出一个利拉德式的侧身三分球……这是利拉德标志性的动作,文班亚马的这种尝试也无可厚非,因为他在比赛的早些时候命中过一记。

但结果并不如意——由于防守者挤占了他的投篮空间,同时他的赛季正岌岌可危,文班亚马被迫将球传给队友,以命中一个不太可能的三分。最终摩纳哥横扫了总决赛系列赛,在短短几天内,文班亚马将成为2023年NBA选秀的状元,并成为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一员。这里没有童话般的结局,但我们将迎来一个糟糕的开始。

文班亚马几乎被公认为是NBA20年来最具潜力的球员,他将成为自17年前猛龙选中巴格亚尼以来,第一个被选为状元的欧洲球员。这有点像一个很快就会被解除的世代诅咒,尽管事后看来,我们知道它在五年前就应该被打破。2018年的任何一次选秀排名都会把东契奇列为选秀中最好的球员,但他的实际选秀位置的走低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卢卡缺乏明显的运动能力,这使得他在其他方面无懈可击的履历很容易受到美国球迷的质疑。而文班亚马的臂展几乎相当于一辆斯玛特小汽车的长度,所以文班并未遭遇东契奇当初的情况。他惊世骇俗的身体天赋,让人几乎没有怀疑的余地。然而,尽管他们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但我似乎有这一种无可动摇的感觉,那就是卢卡-东契奇在NBA迅速成为球星这件事,不仅为文班亚马指明了方向,也为NBA照亮了道路。

联盟对文班亚马的投资是前所未有的,而不仅仅是NBA为获得他在法国联赛比赛的转播权而支付的区区13.3万欧元。也许这就像利用科技的显著进步一样简单,早在2016年,联盟就与全方位的体育科技公司Sportradar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为这样的聚光灯建立了基础设施,该公司为NBA应用程序上的文班亚马比赛直播提供支持。对于一个长期以来一直与国际神秘球员的困扰作斗争的联盟来说,对文班亚马的比赛转播几乎是一个超现实的转变。NBA为文班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机会、关注和情境背景,这是NBA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这至关重要,因为这让NBA有机会通过比赛和对手的质量来校准对天赋球员的期望和判断国际新秀们的才能。我回想起2016年俄克拉荷马雷霆队和皇家马德里之间的季前赛,当时17岁的东契奇替补出场,帮助皇家马德里赢得了一场胜利。即使在那时,卢卡的天赋也是不可否认的。在快攻和半场阵地战中,他好几次压制了维克多-奥拉迪波;用近乎完美的切入将球传给大个子,轻松得分;在挡拆中保持沉着。那是他在欧洲彻底爆发的前一年,但那场比赛也是NBA球队最后一次与欧洲联赛的球队比赛。这可能只是生意上的一次探讨,但这种感觉很残酷,因为这场比赛让人们对东契奇在NBA水平上的表现有了初步的了解,但NBA却在东契奇之后在欧洲成为传奇的一年里无所事事。普通的nba观众不会知道东契奇在青少年时期所经历的巨大的、造星的演变。卢卡-东契奇在nba的新秀赛季——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新秀赛季之一——如果NBA在他进入联盟前对其充分曝光的话,可能就不会如此令人惊讶了。

也许从卢卡-东契奇的例子中,NBA已经学会了如何正确地设立舞台。从那场雷霆与皇家马德里的比赛,快进到六年后的一天——一个狂热的梦想。去年10月,大都会92队和G联赛点燃队进行了两场比赛,文班亚马对阵本届选秀前三顺位的斯库特-亨德森,这是选秀迷们难以置信的对决,就像1979年NCAA决赛中魔术师对阵伯德一样。当然,不同之处在于这次是由联盟主导。魔术师对决伯德在当时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这引发了现代篮球界最伟大的球员竞争。魔术师约翰逊所在的密歇根州立大学和拉里-伯德所在的印第安纳州立大学同时进入决赛的几率为1600分之一,不到千分之一。让文班亚马和亨德森对决只需要打几个国际电话和几次握手。可能的话,NBA已经为如何营销和曝光即将进入联盟的新人才设定了新的操作标准——我想知道库珀-弗拉格和卡梅伦-布泽尔这样的未来之星是否会得到类似的待遇,或者这只是对文班亚马特殊关注。在后“最后之舞”时代,很明显联盟想要尽可能地保留住那些成就伟大的时刻。联盟的蓝图很大,可球队们呢?

选秀有一个根本的问题:这是一个以结果和利润为导向的联盟中所进行的为取得结果的想象力的操练,而这个联盟在很大程度上为了自保而失去了这些想象力。在2018年选秀大会中发号施令的菲尼克斯太阳和萨克拉门托国王的管理层,并不是如今带领这两支球队取得成功的管理层,错过卢卡会让人失望。但在前二顺位选中德安德鲁-艾顿和马文-巴格利是有历史依据的:拥有运动能力的大个子继承着这个联盟的高贵血统,由此,至今还没有一个欧洲后卫能在选秀中摘得桂冠。但在与一位资深NBA高管的谈线年为一支有能力选中东契奇的球队工作,当时东契奇的情况其实很简单:“当我们谈论东契奇时,我向我们的一位球探提到的一件事是,我也许只能想出四五个球员可以做到卢卡在19岁时所做的事情,”这位高管告诉我。“如果我们回顾一下现代篮球……很难找到一个人能做到东契奇所做的,这是对球员的巨大认可。”有哪些球员能在19岁时做到东契奇所做的事情呢?勒布朗-詹姆斯,卡里姆-贾巴尔,拉尔夫-桑普森。这是他唯三能自信地列出的名字——而文班亚马经常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与这三位球员比较。

我们很想知道,如果文班亚马上赛季选择留在他之前效力的欧冠级别球队ASVEL,他是否能在他所能参加的最高水平的比赛中达到与如今同样的高度(不管它的价值是什么,文班亚马上赛季效力 ASVEL时,在欧冠场均盖帽榜上排名第一。而在今年效力大都会92队后,他几乎横扫了所有法甲联赛的季末荣誉)。围绕文班亚马最大的问题是他的身体强度和耐久性,在欧冠级别球队紧张的赛程中,这一点应该能受到更严格的审查。但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文班亚马制定了自己的路线,并以自己的方式取得了进步。他并不缺乏想象力。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卢卡-东契奇在皇马的最后一球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因为我看到了本赛季文班亚马的成长。

卢卡-东契奇的那记三分跳投(如今他在NBA的三分已经能做成一个长集锦)概括了他的超能力:他能够抑制自己的动能来避开防守,并在那一刻对球运用出一种刚柔并济的旋转,无论是用于投篮还是传球,都可以创造出得分机会。

在过去的一年里,文班亚马多次因为一个类似的投篮而在网上走红,这个投篮有一天会成为他的标志:一个飘移的单腿三分跳投。这绝对是一个荒谬的投篮方式——也是一种精神的继承。同胞托尼-帕克的招牌抛投,贾巴尔的天勾,诺维茨基的单腿后仰跳投,以及尼古拉-约基奇的高难度后仰,这些投篮都给了我们一定的启示,但也有所不同。前面提到的几个投篮方式都需要转身撤离篮筐,这一方式或多或少地重新定义了几十年来的篮球比赛,而现代后撤跳投的流行也进一步巩固了这一切:这就是比赛的方向。而文班亚马的飘移三分则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这才是比赛的发展方向。身高7尺4寸的文班亚马在三分线后面向前跳投,而不是选择转身后仰。

但就目前而言,这主要是一个噱头,是对文班亚马超自然的平衡能力和远距离投篮的能力的展示,在篮球历史上,只有少数球员能做到这一点。自联盟成立以来,天赋长人们在联赛中层出不穷,但很少有人能像文班亚马一样获得创造投篮的自由度并拥有他的创新精神,他的比赛框架能够精确地实现他的雄心。文班亚马是过去半个世纪篮球中对想象力扩张的一个合乎逻辑的终点。也许,最重要的是,这就是篮球圈所关注的:对前所未有的天赋的敬畏与期待。

斑马的年龄和展现出来的想象力是前所未有的,这也是他无可争议当上状元的原因

斑马的年龄和展现出来的想象力是前所未有的,这也是他无可争议当上状元的原因

斑马的年龄和展现出来的想象力是前所未有的,这也是他无可争议当上状元的原因

斑马的年龄和展现出来的想象力是前所未有的,这也是他无可争议当上状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