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马尔:被金钱裹挟的天才 放弃荣誉追逐15亿欧年薪

作为MSN时期的老队友,当苏亚雷斯得知内马尔可能不会参加2026年世界杯的时候,他决定用梅西的例子,好好劝一劝巴西人。

在他看来,最大的困难不是内马尔,而是在其他人身上,“如果巴西想要成为世界杯冠军的话,他们必须像阿根廷对待梅西那样,让其他10名球员为内马尔奔跑,在球场上努力工作。”

凭借近乎无限制的热钱涌入,沙特联赛招募了大量的球星,从C罗、本泽马这些已经进入职业生涯晚年的顶流,再到鲁本-内维斯、米林科维奇这些本有机会前往欧洲豪门效力的球员,都来到了这个全新的联赛。

根据法国媒体的报道,内马尔将签约两年,薪水方面将达到每年1.5亿欧元,另外,他的赢球奖将达到8万欧元,如果愿意在社交媒体上宣传沙特,每篇帖子都能获得50万欧元。

在很多人看来,内马尔依然是很有实力的球员,在一个合适的战术和舒适的环境下,他依然是有机会冲击球队和个人最高荣誉的顶级球员。

本泽马、莱万多夫斯基、莫德里奇等人都可以保持足够的竞争能力,比他们更年轻的内马尔自然也没道理不可以。

所以最为怒其不争的人,无疑就是巴西的足球人们。在他们看来,内马尔已经凭借自己的足球和名字赚了足够多的钱,但在此时奔赴沙特,就是置职业生涯不顾的选择。

上个月末,当被问到自己在巴黎圣日尔曼的未来时,内马尔的回答就很有玄机:“我希望下赛季留在巴黎圣日耳曼,我和巴黎还有合同在身,但没有人告诉我这一切(确定留队)”

于是在过去的几周里,内马尔的团队被报道联系了欧洲的数家豪门,包括曼联、曼城、切尔西、拜仁和皇马,豪门俱乐部的普遍看法是内马尔已经不能在关键比赛发挥关键性的作用。

尽管内马尔自己也没想到要在这么早的时候就离开五大联赛,但在这里,他将和C罗一样,拥有豪宅、私人飞机,以及可以和女友同居的超国民特权。

再加上令人咋舌的薪资条件,假如用来享受生活,沙特联赛确实是相当不错的地方。

在这里轻松地踢球,轻松地赚钱,过去几年饱受伤病影响的身体不用再被高负荷消耗,圣诞节、新年,包括家人的生日,飞回巴西参加聚会和派对也不会有媒体和球迷追着他批评了。

作为巴西足坛少有,但总能一茬一茬出产的优秀球员,内马尔年少时就被认为是天赋异禀,“大约是在8岁还是9岁,我在足球方面的天赋被人发现。我在一届孩子们参加的足球赛上打进了很多进球,那时候我的足球水准得到了认可。”

受到认可之后,他来到了桑托斯,也在很小的时候获得了到皇马试训的机会,但思索再三,他选择了回到巴西和桑托斯踢球,原因并不复杂:

“我很长时间都远离我的家庭,我的父母和家人都很思念我,但这也是我们为了过上现在这样生活的一种牺牲。”

“我是在贫民窟里成长起来的。我们当时从来没有过过奢华的生活。我们都是睡在祖母家的一张大床上。当时很穷,但那应该说我生命中非常美妙的一段时光,我的脑子里并不是只有足球。”

虽然他是这样一个人,但他的父亲并不是。内马尔的父亲也曾尝试着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但终因能力不足而走进了工厂,所以当他发现自己的儿子有机会成为一名球星时,他将自己的足球梦投射到了儿子的身上。

在桑托斯,内马尔是优秀的球员,而在巴西,他被自己的父亲包装成为了一个明星。

所以,他很早就踢上了职业足球,进入了巴西国家队,很早变得有名气,也变得很有钱,一切都在他不到20岁的时候发生了。

“如果我这一辈子慢下来,一切都很慢的话,我会更冷静地思考,对吗?这很难做到,因为我是个性子很急的人。”

2013年夏天,21岁的内马尔来到了巴塞罗那,第一次出国踢球的他在这里遇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难关:“我踢不了,我不能做我自己。”

在更衣室里痛哭流涕的他,最终在梅西的宽慰下走了出来,成为了大众眼中有望接班梅西的内马尔。

在本土举办的世界杯夺冠,成为了巴西球员肩上最沉重的负担,尤其是内马尔,然而他在1/4决赛被苏尼加撞伤,险些成为了一个瘫痪在床的残疾人。

“他们把我送到了医院,给我进行了检查,医生对我说: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你想先听哪个?我说:告诉我坏的。他说:这届世界杯你踢不了了。我哭着对他说:好的呢?他说:如果受伤位置再往旁边2厘米,你就无法再走路了。”

这成为了内马尔职业生涯最糟糕的瞬间之一,而失去内马尔的巴西在身心层面都轰然倒塌,在半决赛耻辱般地1-7不敌德国队。

在那之前,他是一个为了赢球会怒骂队长和教练的球员,为了赢球而在更衣室伤心落泪的球员,为了赢球而担负起整个巴西的球员。

但是,一次险些断送他职业生涯的受伤,让他不再那么不顾一切,让他觉得活在当下更为重要。

从那之后,他就经常把“我们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的,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挂在嘴上,毕竟再发生一次类似的受伤,谁也不知道受伤的地方会不会刚好偏移出那2cm。

他拿到了在西班牙能拿到的所有冠军,而且在2017年6-1逆转巴黎圣日尔曼的比赛中,奉上两球两助的他证明了自己有了不亚于梅西的带队能力。

“我离开巴萨,是因为我想去追寻一些新的挑战,去追寻新的胜利和探寻新的征程”,官方的说法当然是这个样子,但这笔高达2.2亿欧元的转会在世人看来,只是内马尔想要在一个轻松的联赛赚更多的薪水而已。

然而,不管他是否真的想过在没有梅西的地方成为绝对的头牌和核心,法甲联赛并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虽然他很快就帮助巴黎圣日尔曼拿到了法国联赛的所有冠军,但他们距离欧冠依然有着很遥远的距离,而且每当俱乐部全力备战欧冠赛事时,内马尔几乎都在病榻之上。

整整6个赛季,内马尔只为巴黎圣日尔曼出场173次,平均下来,每年的出勤率只有28.8场而已。

如果仅仅是受伤,大部分球迷都会同情于他的遭遇,但在这些伤缺的时刻,球迷经常会刷到他回巴西参加派对的最新动态。

更加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姆巴佩的崛起,后者接受采访时曾说过:“当我刚到巴黎圣日尔曼时,原计划是辅佐内马尔。内马尔是唯一的明星,是基石,他带着任务来到巴黎,我是来辅佐他的。”

然而仅仅一年过后,这一切就变成了原计划。2018年世界杯,内马尔因为被侵犯之后的夸张翻滚火遍全网,姆巴佩则成为了世界杯冠军得主。猛然间,巴黎圣日尔曼意识到他们有了两位顶级球星,而更重要的是,姆巴佩还是宝贵的本土球星。

2020年巴黎圣日尔曼冲进欧冠决赛的路上,内马尔3球4助,姆巴佩5球5助,两人的地位,潜移默化间开始发生变化。

有时是重返巴萨,有时是登陆英超,有时甚至是转投皇马,每一次都看起来即将成行,但每一次都未能成功。

直至梅西加盟,两人再度联手,加上如日中天的姆巴佩,组成了看似强大,但总是显得貌合神离的MNM组合。

最终,俱乐部在冲击欧冠的路上再度失败,国家队在卡塔尔世界杯也被克罗地亚逆转,继2018年之后再次倒在了四强之外。

哪怕是对他批评有余的法国媒体《队报》,在报道这笔让巴黎圣日尔曼上下都欢欣鼓舞的转会时,就提到内马尔在和利雅得胜利的两年合约结束之后,不会激活合同中的续约条款。

问题在于,谁知道两年之后的内马尔会变成什么样子?即便他的能力没有受到沙特联赛的影响而出现明显的下降,那时的巴萨又为什么要考虑一名已经33岁的球员呢?

而且,苏亚雷斯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内马尔、梅西和我都希望在同一家俱乐部度过我们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光,纯粹享受足球的快乐,按照我们的喜好踢球,并一起退役。”

所以当一部分人在怒内马尔安于享乐的时候,那些处于悲惨境地却依然坚持努力的人才更值得被赞颂,而在另一部分人看来,欧洲联赛的竞争愈发惨烈,球员们的身体被额外消耗的时候,球员们享受一下生活也没什么不好。

确实是如此,大家也都有各自的道理,无非就是把足球当作一种信仰,还是当作一份工作罢了。